返回

妖魔山筑城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8章 家有悍妻 第(1/2)分页(第/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苏城有点发蒙。

    那天夜里借着李瘸子的身体,看了一场赤诚大片,男主角难道就是眼前的王老五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偷偷的出了卜奎?

    看样子他也绝不是普通人,应该是身怀灵气的斩妖师。

    通过对王老五和李瘸子使用窥心术,苏城对李瘸子的妻子张桂兰,有了不少认识。

    若要形容的话,那就是面貌尚可,身材火爆的……悍妇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桂兰是个土生土长的永乐县人,人称长舌妇,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她。

    她家邻居是个千斤小姐,名叫云芳,年方十八,嫁给一钱庄老板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家人和和美美,幸福圆满。

    夫妻之间,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婆媳之间,母慈子孝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张桂兰看了之后,心生妒忌,凭啥我家那口子只能干些苦力,搬搬砖,挑挑担,累了一天回家身上全是汗臭味。

    还想摸老娘?

    想得美!

    越想越气,于是暗中与人家接触,从中挑拨。

    她别的本事没有,这口活还真是一绝,一翻努力下来,钱庄儿子顿觉得这千金小姐哪里都是缺点。

    “张大姐,你说我家桂兰,曾经和其他男人交往过?”

    “哎,不能算是交往,也就是眉来眼去吧。你别往心里去,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,云芳早就忘了,你也莫要再提,万一这么一说,又勾起了花花心思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等哪天钱庄老板儿子出了门,云芳一人在家。

    她又拿着衣服,在门口清洗,见云芳出来,热情的叫道:“大妹子,快过来,姐跟你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云芳心地善良,没有防备,走过去,道:“桂兰姐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一声姐,把我这心里叫的暖腾腾的。有些话本不想说,可又不想瞒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,到底有什么事,还是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嘞,就冲你这一声姐,姐全都告诉你。姐先问问你,最近你那相公,有什么异常没有?”

    云芳仔细想了想之后,摇头说道:“没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张桂兰狠狠猝了一口,道: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可真会装。”

    云芳微怒,道:“张姐,你莫要这样说我相公。”

    “傻妹妹,你还替她说话,你知不知道,这些日子他都出去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去勾栏听曲儿,会老情人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家相公一心爱我,不可能去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是逢场作戏,哪有什么好东西。再者说,这事不能胡说,我也是亲眼看见才敢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云芳抹着眼泪,道:“他回来我一定找他问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问清楚?”

    张桂兰摇头笑道:“这种事他会告诉你?算了,咱做女人的就是命苦,忍忍吧,要想过的长久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回了屋,留下善良的云芳一个人心中凌乱。

    小两口新婚夫妇,没有什么心眼,听信了张桂兰的谎言,想要彼此询问,却又没把话聊的透彻。

    都觉得对方有错,彼此僵持,关系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最后,钱庄老板的儿子觉得家没意思,太冷,没有人疼,真的跑外面找女人去了。

    云芳在后面偷偷跟踪,钱庄老板儿子与人干柴烈火之际,被她当场撞上了。

    云芳如行尸走肉掉头离开,心灰意冷,找了个歪脖树,解开腰带,上吊自杀了。

    钱庄老板得知此事,气的一病不起,第二天就死了。

    家产全部被他儿子继承。

    老板儿子也因此闷闷不乐,不只是因为死了父亲,还是因为对云芳愧疚,整日借酒消愁,无心打理钱庄,生意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没过一两年,钱庄就黄了。

    他也杳无音讯了。

    几年之后,李瘸子在街上见到过他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,浑身上下都是破洞,蓬头垢面,左手拄着拐棍,右手端着个掉了角的瓷碗。

    要饭呢。

    好像是疯了!

    再后来,谁也没见过他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桂兰再出来洗衣服的时候,翘着脚尖看向隔壁空荡荡的小院,叉腰道:“哼,小样,活该!”

    这时恰逢李瘸子外出归来,愧疚的说道:“你以后能不能少在外面胡说八道,瞧瞧隔壁一家人叫你弄的。我今天在外面还撞见钱庄老板儿子,都已经沿街乞讨了,多可怜。”

    张桂兰闻言,面容一僵,诧异道:“他还没死?”

    李瘸子沉声道:“怎么着,你还想赶尽杀绝不成!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死活又不是我弄的,朝我吼什么?”

    张桂兰双手叉腰,说道:“你先瞧瞧你自己吧,整日脏兮兮的,干了一天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小说大全 小说大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家 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